• 头条推荐小说,抖音推荐小说,番茄等一些列热度非常高的小说集散地
    当前位置:

    头条推荐洛娆满离述野在线阅读

    2023-01-18 10:08:35小说名权倾天下的摄政王作者姜丝小扇贝yw

    小说简介:洛娆满离述野阳是重生小说《权倾天下的摄政王》中的主要人物,小说文笔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非常值得观看,小说精彩段落鉴赏:肿眼帘,哈地笑了一声。她抬起洛娆的下颚,为什么,因为你蠢啊,洛娆,你自翎聪明一世,却从没想过防着身...

    头条推荐洛娆满离述野在线阅读

    第十章

    第十章 殿前争执

    秦怡本是身体受损,刚才体内又气血翻涌。

    被洛娆猛的一摔,五脏六腑受受不住移位不说,她面上才上药的纱布也已落地。

    苍白的面颊上斑驳纵横,丑陋不堪。

    她自是要脸面,未捂住痛处便已是几番尖叫:“我可是首辅之女,我父亲为皇上为朝堂殚精竭力,你岂敢如此对我?”

    痛感依旧在弥漫,秦怡费力的嘶吼声反倒更让其狼狈。

    可惜所谓威胁于洛娆而言全然无用。

    长鞭依旧于她手中,再度凌空而起,刹那带起肃杀之息。

    “你若再敢胡闹,接下来鞭子便不是在空无之处。”洛娆声音顿下,打量秦怡,似笑非笑,“脸上疤痕不错。”

    话未指明,却已将秦怡吓的满头虚汗。

    震惊之余,秦怡自知已无法再做为难,慌乱之下,浊泪纵横:“今日如此侮辱,我记在心中,必要去皇上跟前讨要公平。”

    鞭子一丢,洛娆长身玉立,俏眉挑起,如看好戏一般,反倒乐在其中:“听侯发问!”

    再被挑衅,秦怡更是气急。

    跺脚怒骂,拔腿便离未央宫。

    本是直往勤政殿去,只拐弯的功夫,秦怡与洛媛转了满怀。

    本欲大骂,见是洛媛,秦怡神情一收,却还是藏不住的哽咽:“你怎会在此?”

    洛媛一眼看出不对,忙柔声问:“是出何事?”

    本是委屈,才受关怀,秦怡当下泪流不止,抽泣不停,总算将刚才的事情一一告知。

    洛媛神色暗淡,自顾自捏着帕子。

    她这位好姐姐,现在当真与前时不同,变化如此之大,当真让她忧心。

    想起秦怡身份,洛媛心落一想。

    又于往常般各中敲打:“虽然长公主确为我亲姊,但这件事情她确实做的不对。”

    秦怡鼻头一酸,重重点头:“还是公主您明理是非。”

    洛媛用帕子替其擦泪,又执秦怡的手:“听说太后那处最近最重宫规.......”

    秦怡刹那间眼前一亮,犹如寻到救命稻,“说来没错,这件事情我必然要让太后知道,我必然是问他们的,到底是洛娆骄纵,还是我做事糊涂。”

    秦怡只自顾自说完,便已疯跑去勤政殿。

    “皇上,太后,王爷,请你们一定要给小女做主,小女冤枉啊!”

    拦不住此人的公公一脸慌张:“对不起太后,对不起皇上,是奴才无用,没有拦住这位姑娘!”

    秦怡脸上的伤疤渗人,孙太后抬眼便见。

    昨日发生的事情,她不是不知.....

    只微瞧离述野一眼,太后喝令太监离开:“也不知道通报一声,没见着人姑娘受伤了吗?”

    “滚出去。”

    太监是太后身边的老人,自是心领神会,只将宫内的侍女驱散,速度关上房门。

    因是秦冲在场,太后笑的和蔼:“怎么哭成这副模样,倒像是有人欺负你一般。”

    秦怡瘪着嘴抬头:“若是小女说了,太后可是不能偏袒谁去。”

    “嗯?”

    场上之人皆是皱眉。

    “简直荒唐!”从秦怡口中得知始末,秦冲最先坐不住。

    想他堂堂首辅的女儿,岂能被如此侮辱。

    不满之下,他也随之落于太后和皇帝跟前:“此事实在荒谬,微臣为朝堂殚精竭力,此时小女这番病重,长公主这番做法,所谓意欲为何?”

    他神情一怒,直瞪前处:“还请太后娘娘与皇上给微臣一个解释。”

    “这.....”

    没料想事情发展,太后和皇帝双双对视,一时发楞许久。

    秦冲为朝中重臣,洛娆为自身血脉,皇帝不好偏颇,只忙差人将洛娆请入。

    早有预料,洛娆来时坦然。

    右臂轻起,莹莹行礼:“见过皇祖母,见过父皇。”

    秦怡觉自家父亲秦冲在后撑腰,眼中满是得意:“长公主,你这般欺辱我,太后娘娘必定为我正名?”

    秦冲自以首辅为骜,同做咄咄逼人:“长公主,您是觉本官不过一微小之辈,便是各中欺辱罢?”

    句句妥帖,字字逼人。

    洛娆纵是笑颜,也难免觉其压迫。

    不亏是拜会首辅之人,当真奇货可居。

    “呵!”纵是如此,洛娆也只凤眸微眯,笑面反讽,“事情未有定性,首辅这番,怕是会被人诟病?”

    “长公主?”

    秦冲眼中刹那间阴翳。

    太后觉情况有变,即用眼神示意洛娆。

    几番闷咳之后,她沉沉说起:“娆儿,此事如何说起,皆是你不懂事,你为长公主,应当知礼数,就算有事情不顺,也不该做出骇人之事情来。”

    皇帝同样咳的厉害,青灰的面色中不见红润:“娆儿,与人道歉罢,莫要让他人见笑!”

    得二者撑腰,秦怡自是洋洋得意。

    虽一句未言,不屑的眼神确已悄然朝洛娆摄去。

    本以洛娆会如往常干脆道歉。

    谁料出乎众人意料之外,洛娆只一声嗤笑,人又止于前方。

    “父皇,皇祖母,孙儿无错?”

    “明明众人已知,我与摄政王亲事已定,懂礼数之人知道规矩,断不会暗做纠缠!可是咱们这位秦家小女,日日纠缠,使足手段,本宫身为长公主,给些教训有何妨?”

    长句一落,满堂惊呼。

    词句铿锵有力,字字珠玑,说话之人虽是瘦弱,却身形板正立于堂前,这番模样,谁不语一声长公主。

    但就算如此,依旧有人不服。

    秦冲未查此人脾性更迭,不顾及便已怒气反驳:“长公主好是理直气壮,此事未有证据,不可做数,简直胡说!”

    他一甩手,又寻太后与皇帝:“恳请惩罚长公主,还小女一份公平。”

    岂料太后未有言论,一直默不作声的离述野突然起身。

    墨色长裳连带着宽阔臂膀,只站在殿中便已压迫逼人。

    “首辅,你女儿纠缠本王本有属实,若是你觉不满,可需本王与你一一证实?”

    “什么?”

    秦冲满目不予相信,转过头见自家女儿低头不敢直视,到了这时,他才意识到荒唐。

    洛媛得知离述野维护一事,茶杯落地,她喃喃自语:“怎么可能?”

    而此时的勤政殿中。

    太后感慨叹气:“看来这摄政王,心里有娆儿!”

    皇帝未言,笑意确是未减,看得出的满意。

    热门阅读
    新书阅读